Aedas全球董事 溫子先 讓建築以故事傳世的高手

撰文Text |王潼 攝影Photo |黃鼎翔

era1-887x1024

Aedas 是全球五大建築設計事務所之一,目前在歐、美、亞及中東等7 個國家,設有12處全球辦公室並聘用約1,400 名人員。溫子先(Andy Wen)擁有超過20 年的建築設計經驗,與Aedas 的合作始於2008 年,他在Aedas 設計的第一個案子-位於蘇州的西交利物浦大學行政信息樓,就剛拿下2014 年MIPIM ASIA 大獎的最高榮譽 ─ 特別評審大獎,而他在台灣最受矚目的作品,則是位於南港的「砳建築」。

「西交利物浦大學行政信息樓」的設計靈感,來自形狀奇特峻峭、擁有特殊孔洞構造的太湖石(Scholar’s Stone)。試著想像,將太湖石切出一塊方正的四方體,就是這座大樓的樣子,而孔洞構造不僅是外觀和內部造型的樣貌,更巧妙地發揮了通風、採光的功能,以及扮演「虛」的空間角色,讓建築內產生相互獨立,卻又能夠有機地組織在一起的空間。這座大樓設計的根源-太湖石,恰好是該計畫所在地-蘇州,其著名的蘇州園林建築型態之中,一項重要的景觀元素。

溫子先4

找出在地連結 凝結建築靈魂

由建築計畫所在地取材,成為設計理念的主要來源,是溫子先創造每一個建築設計案的方式。2014 年,由溫子先編著的《寓言書-建築的秘密》一書,集結了溫子先在 Aedas 的23 個作品,分布在台灣、中國大陸及非洲,每一件作品,都寓含了一個關於當地人文、地方、歷史的故事,建築設計就在這個故事上開展,因而都擁有獨一無二、無法複製的個性,而這個故事,就成為該建築與眾不同的靈魂。

溫子先在台灣最受矚目的作品是位於南港的「砳建築」,是台灣極少數在規劃階段,就以符合美國綠建築評分認證系統LEED(Leadership in Energy and Environmental Design)為目標的商辦建築案,基地位於基隆河畔,溫子先的設計靈感就來自河畔的鵝卵石;位於非洲的「安哥拉綜合商業中心」,則是安哥拉這座外籍人士的新黃金城新地標,設計理念取材自非洲舞蹈。

溫子先3

「北京世紀國際藝術城美術館」,則是《寓言書-建築的秘密》一書中規模和尺度最小的作品,故事張力卻相當飽滿。作品的建築形式,來自業主收藏的一幅水墨畫。業主是一位藝術收藏家,他要求這個項目必須包含私人住宅、招待所,以及私人美術館三個部份,而且要以北京四合院的建築特色呈現。在業主所收藏的畫作之中,溫子先被一幅出自張大千手筆的水墨畫深深吸引,於是取出畫作中一處水墨與留白的構圖,成為建築配置及造型的原型,以「虛」與「實」創造出富有中國畫意味的建築空間。

然而,什麼是「當地」?溫子先每做一件作品,都需要很長的過程,除了必須整合建物(building)各方面的功能之外,主要的力氣是在過程中,找到一個點去發揮。溫子先說,「找到這個點之後,就如同中醫的針炙,針一扎進去,就會由這個扎入的點開始感染整個作品,一層、一層、一層地去感染這個作品,作品的內與外、形體與功能會非常一致。以前述北京的案例來說,那塊灰磚和虛實,就是我賦予它的故事入口,也希望是社會大眾讀這個建築的故事讀進去的入口。」

溫子先2

真正的國際化 不是進口設計

溫子先打造的每一個建築,所敘說的故事,內容雖然都不相同,卻有一個共同的性質,那就是富有與當地強烈連結的歸屬感(belong)。他說,「歸屬,很重要。好比有一座現代建築,很新、很漂亮,很有特色,但是它卻無法觸動你的心,就是因為缺少歸屬。」尤其溫子先擁有在台灣出生、美國成長、中國大陸發展的國際背景,並且身處全球頂尖的前五大建築設計事務所,站在國際的高度,他對這一點的感觸特別深。

「我們要有國際化的思維,我帶進來的是國際化的背景及知識(know-how),而不是進口一個建築設計。如果一件作品缺少歸屬,它很容易變成一件單純由國外進口的物件;然而建築不是產品,是為了一個地方建造它應該有的當代的作品,如此才能夠永久。」他感嘆,「現在太多東西是進口的了。我特別反對這個東西,因為歷史是需要被考驗的。一個作品好不好呢,不是今天來評論的,我相信時間會證明我說的是準確的。」

溫子先5

一次生死交關 對作品更在乎

從言談中我們感受到溫子先對建築設計充滿濃濃的熱情,除了他的興趣,竟還與一次生死交關的經歷有關。「那一次,我跟朋友去海邊游泳,差一點就回不來了。」溫子先長話短說地為這個故事起了個頭。

「那天之後,我非常珍惜自己每一個作品,而且每個作品一定有它自己的出發點,它有自己的生命,它是獨一無二,因為獨一才能夠變成它的標識,才能夠留下來變成它的故事;那天之後,人生的每個細節取捨,都特別重要,每一個環節,每一個人,每一個我的作品,對我都非常重要。」

他接著說,「很多人問我,你最喜歡哪一個作品,我永遠最喜歡我正在做的作品,因為有可能那會是我留下來的最後一個作品。所以每次有接案機會,我要不然就不做,要不然就真正投入感情在那裡面。所以時常做做做,有些計畫無法實現,就會很傷心,因為我們真的是投入感情在裡面。所以,這算是我的一個小秘密吧。」

溫子先6

對建築的夢想 創造學術價值

做了這麼多的建築設計,溫子先對建築的夢想是什麼?他沉思了幾秒後說,「我一直在問自己這個問題。老實說,我還沒有辦法明確回答你。如果能夠留下幾個真正留得下來的作品,也就是全世界都可以看到,並且在學術領域被肯定,具有啟發性,那會很有意義。我最崇拜的建築師,也就是留下了幾個深具啟發性的作品。」

柯比意(Le Corbusier)是溫子先最崇拜的建築師。溫子先說,不論什麼時代的建築師,留名青史的多半是一招走遍天下;然而,「柯比意的招,他招數很多,而且到處走,每一招裡頭的內涵又豐富,那一招裡頭一直在玩不同的東西,那是我很欽佩的。」

溫子先7

「Aedas」— 原來是拉丁語, 意為「to build」; 溫子先認為, 建築不只是建物
(Architecture is something more than the building),述說著建築的故事,而且這個故事還不是建築自己說的,而是人可以讀進去的故事。建築師想說的故事,到最後與人們讀進去建築後所得到的故事,要愈接近愈好,這就考驗著建築師轉譯(interpretation)的功力,以及時間的定位。

對每一個作品投入百分之百的熱情與專業,為溫子先迎來不斷的獲獎記錄與接案機會,不但歷史已經給了他一個位子,他的作品,不但是地標,也是在歷史上的座標。

 

No Comments Yet

Comments are closed

最新發行

聯絡我們

 

交織富裕風華.凝鍊極品自我

FOLLOW US ON

 

©2015 康泰納仕時尚網 版權所有
®本註冊商標由美商康泰納仕亞太有限公司 授權康泰納仕─樺舍集團使用